emmmm一条需要新的鸡血的咸鱼。杂食,目前忘羡
 

【百日day 25 右石多cp gal game向】给大家讲一个设定

我知道很ooc所以没有写出来,没有这种文力(不从设定开始就已经崩坏了)


其实亲爹设定的爹真的很男前的完全不人妻。(我觉得亲爹好像把爹的人设凹成了外表温和内心火爆气场强大除了祈祷的时候温柔,一上战场居然有点好战的样子),但是不人妻的人妻其实也挺人妻的(我在说什么)


其实只是个人趣味。而且还是满足自己口味的白学设定。大概是一期,药,青石(隐爷石),写成了gal game一般的风格。


爹:

“如果能再一次见到那个人的话”


主角。职业是某大学的讲师,研究古文献的,超冷门专业,是文学系的国宝。


离异,无子,前夫是...

 

【章鱼审狸】混沌

all狸本特典收入,克苏鲁设定,灵视升高的车。


天雷:有触手狸注意,理性丧失注意。


 

百日右石 day24 【审石】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的睡前故事

大家好我又回来啦,沉浸在其他太太的粮里不知不觉也摸鱼了这么久,看到之前的文还有小伙伴们持之以恒(?)地点小红心其实非常感动(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

其实这个最开始是为了强迫自己早睡而更的睡前小故事系列,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每天写完了之后就会很困(),比牛奶什么的好使。


百日不管几年更完最后会坚持的(没有大概)。


所以今天就写一个讲睡前故事的温柔爹吧。应该是审石(危险发言)


以上。


今天想听什么样的故事呢?


说起来好久没有这样两个人在这样的场合下独处了。


寝当番?这可是危险发言哦,还请不要...

 

【萤狸】萤丸大哥哥的照♂顾

all狸本收入。唯一一篇可以操作的车(虽然是童车)


正太是世间的瑰宝。

 

【咔狸】如菩提之一叶

还是之前收录在all狸文本里的咔狸!写了一直想写的妖怪paro!(虽然最后挺虎头蛇尾的毕竟死线最后一天赶出来的)


话说咔狸和江雪狸在本子里都有太太给配了插图嘻嘻,不过大概是因为没有肉所以比较清净身心所以才被翻了牌子?(并没有)


以下正文注意,有狸妖怪设定,私设如山,口癖设定,角色死亡(伪)注意。


老福特胃口越来越大了最近。。。。明明是清水哲学文,,,


链接

 

【江雪狸】论马当番中的哲学讨论对刀剑男子健全心理建设的影响

之前收录在《风和日狸》里面的全刀帐狸本的文,,,,哈哈哈抽到的是双僧狸这个非常有佛(魔?)性的cp组合,尝试着写了一下。


本子应该也解禁了()所以就放出来留个纪念啦。


秋高气爽,红叶飒飒,风景宜人。秋季,是收获的季节,是沉思的季节,沉淀了春夏的浮躁,却未及严冬的肃杀,刚开放了秋景的本丸内一片祥和。


一片祥和。


然而这和同田贯并没有什么关系。刀即为战而生,以血为食,祥和气氛什么的,他实在不能安然处之。何况才刚刚升特的他就被审神者安排去轮值内番,还美其名曰锻炼基础属性一堆他听不懂的东西,让刀去做马当番究竟是想干什么啊?但是主的...

 

大家来来来!我会去当看板龙(bu)~

キウィ:

【CP20摊宣】【这大概是第一个出战CP的→鬼丸鹤←摊】【三日月表示不怕,其他商品里都是三日鹤】

爆肝飞升,特别杂的粮,文本漫画手工啥都有。双日都在F14,欢迎来调戏。做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超级开心,希望大家都能喜欢o(* ̄▽ ̄*)ブ


 

百日右石day23 爸爸说要当爸爸的爸爸(完) 小乌石

不好意思过年家里总是乱七八糟事,拖了几天。写的时候感觉有点那啥,画风突变,见谅。

 

 

今天一口气搞事搞完!

 

 

 

 

 

这边厢石切丸一颗七窍玲珑心都提到了喉咙口,那边小乌丸却是不慌不忙,又站那儿看了好一会,这才踱着小方步离开了。

 

而处在白热化,激烈得不能再激烈的辩论赛,已经快变成街口菜市场吵架大赛了。

 

最后连主持人药研都不知道这个所谓的作战会议到底是怎么结束的。

 

鬼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石切丸在晚饭的时候掐着鸡爪算了一卦,今天正好不宜聚会。...

 

百日右石day22 爸爸说要当爸爸的爸爸(2)

cp小乌石,搞事第二弹!!

没肝到大包平,我怀疑我打的是假活动。玩的可能是假游戏。没有肉肉,生气。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搞事!搞事!搞事!”

 

“不对!再一次!”

 

“当爹!当爹!当爹!”

 

石切丸扶额正坐在屋堂中间,被一裤衩子刀刀剑剑喊着奇怪的口号围在中央,觉得生无可恋。

 

我们本丸怎么会养出你们这种刀刀。

 

事情的缘由还是得从粟田口-不搞事情不舒服斯基-药研讲起。

 

自告奋勇地和他结成了“本丸之父夺还联盟”之后,这个人迅速地展开了“本丸之父夺还大作战”,并为这个秘密结...

 

【三日石图文交换】防不胜防(车皮)

开车失败,只剩皮了,当段子看吧(顶锅逃)


车(皮)的部分:


我只是想看爹在狭小空间被上下其手又动不了的样子,我有罪()


三日月平时虽然一直是my pace状态的,但还有“会听人话”和“不会听人话”两种模式,然而被关在柜子里,即使身为下属兼恋人的石切丸也完全没有办法确认这位薛定谔的会长到底处于哪种状态。后面人松开了蒙住眼睛的手,但是储物柜里一片黑暗,只有柜门的三道缝隙隐隐约约向外透着光线。


“一会还有例会呢,不管惩罚游戏也好别的什么也好,先把我放开。”总之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然而对方并...

1/8
1
 
2
 
3
 
4
 
5
 
© 游园k|Powered by LOFTER